html模版消費新需求催生個性化 杭州高顏值書店都藏在哪裡
浙江在線-杭州頻道4月4日訊 (浙江在線記者 傅靜之) 網絡時代,飄著墨香的書店與眾多實體店一樣,遭遇整體行業危機。數不清的讀書人、愛書人,將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投進瞭網上書店和電子閱讀器。那麼,眼下最吸引你逛書店的理由是什麼?這道單選題若擺在眾多書迷面前,最占上風的答案恐怕就是“氛圍”瞭。

去年以來,各種裝修精美、風格獨特的書店像一陣風似地遍地開花,僅杭州城中,就陸續出現瞭鐘書閣、南山書屋等一批高顏值書店。3月中旬以來,杭州又陸續誕生瞭兩傢高顏值書店,其中將娛樂、休閑等多重功能進行全方位疊加的最天使文創書城,面積超過3000平方米,是眼下杭州面積最大的民營書店;而另一傢位於武林廣場商圈的“兩本書店”,營業面積隻有30平方米,堪稱目前杭州“最迷你書店”之一。

這一大一小同時問世的兩傢書店,風格各異,面積兩極分化。它們的出現,預示著城市公共生活空間的功能正在進一步完善,新的優質文化生活方式日漸為人們所接受。

營造文化氛油煙處理器圍 購物城書店成“標配”

上月底,作為杭州大型書城代表之一的最天使文創書城,在朋友圈裡被刷屏。除瞭主打文創概念,這傢置身購物城中的航母級書城,將大而全的多元化路線發揮到瞭極致,通過商業和公益的巧妙結合,並融入當下最火爆的營銷手段,將咖啡吧、親子閱讀、朗讀亭、展覽、文創、主題活動等結合起來,讓偌大一個書城看上去更像是一個可以讓一傢三口消磨一天的綜合體。

巧的是,未來即將在杭開業的來福士、樂堤港(2期)、臨平銀泰城、國大城市廣場、新天地購物中心以及金地廣場等商場、購物城中,中大型書店都將成為標配。樂觀預測,從杭州商場出來的消費者將不再是兩手空空的;再不濟,手上也會多出兩三本新書成為約會或逛街的“附帶品”。

有心人為這些書店找到瞭3個共同點。一是高顏值,去年在朋友圈裡刷屏的鐘書閣以及最新亮相的最天使文創書城,都打上瞭高顏值的標簽。“最天使”的彩虹電梯、雲異味處理朵吊燈,成功俘獲瞭一大波青少年。

以高顏值的店面吸引你駐足,那麼憑什麼才能吸引你買一本書回去呢?據說這些書店從選書到擺放都“費盡心思”。比如,在進門那堆最顯眼的熱門書籍裡,一定有當下最流行的電影或影視劇同款小說(最近常見的是《三生三世十裡桃花》和《嫌疑人X的獻身》),它們的大名、封面在你走進商場的前一刻,或正好在朋友圈刷到過。

哪怕你真的不喜歡看書、買書,可記事本、明信片、書簽、手機殼……各種好除油煙機推薦看的文具用品,絕對讓你挪不開步。例如筆、橡皮、文件袋等,在商場書店裡這些都是必備品——買書如果看心情,買支筆、買個本子回去的概率倒是大很多。

不同的書店,文創用品區域的面積占比也不同。最天使書城中,偏門可直達一樓的文創用品區,裡面售賣的各種頗具設計感的小物件,打著杭州范的印記,印有西湖景色的明信片、記事本、書簽等,好看又不失地方烙印。

不可否認的是,眼下實體書店的經營者早就不再固守“書店隻是讓人買書的場所”這個老規矩瞭。無論大小書店,都在竭盡所能地傳播閱讀這種傳統又新穎的生活方式,“1杯咖啡+1本書”的組合,若擺在以氛圍見長的書店裡,其實際效果往往大於餐廳油煙處理2。

此外,像最天使文創書城這類商業氛圍較濃的書店,已將主力客群漸漸地轉向瞭女性和親子消費,這正好與商場、購物城本身的主力客群相吻合。以該書城為例,雖設置在商場內,卻與影城、餐飲區、兒童遊樂場相鄰,而與快時尚、服飾區等“刻意”保持距離,也是商傢在營造整體文化氛圍時的統籌考慮。

“圖書+服務” “小而美”書店重體驗

最天使文創書城的出現,創下瞭杭州民營書店面積最大的紀錄;與之相呼應的是,就在那一周,杭州還開出瞭一傢最迷你的書店——“兩本書店”,雖地處繁華的武林廣場,卻低調得實在有點不起眼,它的營業面積甚至隻有最天使文創書城的1%。

店如其名,這傢書店永遠隻賣兩本書,每兩周更迭一次“主角”。3月中旬開業那天,店中“上演對手戲”的分別是帕蒂·斯密斯《隻是孩子》和卡洛·羅韋力《七堂極簡物理課》這兩本書。開業一周,這兩本書各進貨40本,賣瞭僅剩10本左右;書店經營者似乎也不著急,倒是覺得這個開端挺好的。

雖都具備高顏值的特性,不過這兩年杭州民營書店的轉型明顯出現瞭大而全、小而美兩條極端路線,且兩極分化現象特別明顯。以多元化路線來支撐不菲的日常開支,是大型書城經營之道;對於那些小而美的小型書店來說,它們吸引讀者和消費者的,是選擇書籍的慧眼,是店面設計的品位,是那杯頗顯誠意的咖啡,亦或是書店刻意營造的神秘感和故事性。

“兩本書店”,顯然成就瞭杭城書店走小而美路線的極致。許多人慕名而去,有的是好奇亦或是欣賞老板選書的眼光;有的是為瞭觀摩店內店外那些彰顯個性和態度的硬件設計。還有人“皇帝不急太監急”,莫名擔心兩周時間裡80本書不夠賣,專門網購瞭十幾本“同款”匿名寄去……書店雖小,卻不乏動人的細節和故事。

杭州白領李瑾,在被問及最喜歡的書店時,比較推崇兩年前引領書店開進購物城風潮的“西西弗”,並認為這是時下中型書店入駐大型購物城,與實體商業結合的典范——店中書籍大都契合都市白領的閱讀品位。相對幽暗靜謐的閱讀空間配上暖光源,使得這裡的氛圍更像是在自傢書房而不是大型圖書館。雙休日雖經常一位難求,卻沒有商場、鬧市區的嘈雜感,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擠著挑書、看書也能讓心情平靜下來。

而對於許多在其他城市工作的杭州遊子來說,傢鄉最掛懷的書店當屬“曉風”。在他們看來,“曉風”的氣質與內涵和杭州這座城市最是契合。在北京從事文保工作的公務員張先生,每次回到傢鄉杭州,都喜歡去體育場路的曉風書屋轉轉,“掛念著這段時間又進瞭哪些好書,這種默契特別能留住愛書人的心。”

“事實上,實體書店轉型所遇到的瓶頸,並非圖書質量下降、數量減少,而是不能適應新零售時代讀者品位的提高。放棄大而全的路徑,轉向做小而美的個性書店,通過讀書會、對話大咖等地推形式,用軟裝、咖啡茶飲的格調來吸引粉絲,‘圖書+服務’是一條出路。”紅旗出版社相關負責人這樣認為。

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現在的個性書店更像是一個跨界組合,有的像咖啡館那樣賣著頗受小資喜歡的茶飲,或是把成排的書架擺進瞭民宿,書在很多場合成瞭點綴。這些書店的經營者大都不是為瞭盈利,更懶得大張旗鼓地宣傳,頂多朋友圈裡曬曬圖,一切隻為愉悅身心。

■ 記者手記

書店會成為

跨界組合嗎?

無論是巨無霸式的書城,還是隻有兩本書的迷你書屋,幾乎眼下所有的實體書店,瓶子裡裝的酒都不是“書”瞭,而是“傳播優質文化生活方式”。經營者在書店的裝修、佈置上費盡心思,選書上也顧及瞭書店氛圍與顧客喜好。

為瞭買某一本書而去這些書店尋覓,或許不再是閱讀者未來逛書店的主要目的瞭——既然點一下鼠標就能配送到傢,又何必煩勞雙腿?去這些新興的實體書店,或許隻是為瞭喝喝咖啡、放慢腳步、愉悅一下身心而已。實體書店所傳播的文化生活方式,才是它們打動人心的地方。時至今日,實體書店的經營者當然早已不會固守“書店隻是讓人買書的場所”這一古板的理念瞭,最酷的也不過是把WiFi關瞭以示“清高”。

不管從盈利還是從人氣的角度考慮,實體書店的未來出路應該是——一個合適的社交去處,傳播一種有風格、有態度的文化生活理念的地方。理念傳播得到位,讀者買幾本全價圖書,未必不是賞心樂事。但這也對書店提出瞭更高的要求,如何選擇適合自身定位的圖書,如何擺放、如何推介,都是需要考慮的事情。

A63EC1936892B39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ole網友嚴選特賣

fy29pPn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